武动乾坤

武动乾坤

作者: 天蚕土豆 状态: 已完结 热度: 9116

最新章节: 武动乾坤_第1150章我要把你找回来(全书完) 更新: 2020-10-03 16:08:07

开始阅读 继续阅读

《武动乾坤》是一部东方玄幻小说,签约授权首发连载于起点中文网,作者是天蚕土豆。小说讲述了大炎王朝天都郡炎城青阳镇,落魄的林氏子弟林动在山洞间偶然捡到一块神秘的石符而走上的逆袭之路。 2017年7月12日,《2017猫片 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发布,《武动乾坤》排名第15位。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槃,握生死,掌轮回。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最新更新

武动乾坤_第1150章我要把你找回来(全书完)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
  第二次天地大战,终是伴随着异魔皇的陨落而谢幕。
  这种结果,让得这天地间,彻彻底底地陷入了欢腾,那种绝望之后的希望,有着一种令人难以抑制的激动与狂喜。
  原本以为这片天地将会沦为异魔掌控,但谁能料到那最后的峰回路转,不仅逆转了局面,而且还彻彻底底地根除了来自异魔的危机。
  这片久遭异魔肆虐的天地,终是得以安宁。
  而在天地大战谢幕后的一月之中,三大联盟开始陆陆续续地解散,一切都是重回正轨,或许这世界上竞争残酷依旧不会少,但在这种竞争中,却是会不断有着强者被磨炼出来,或许很久很久以后,也将会再度有着天才妖孽横空出世,晋入那传说之中的祖境。
  世界,终归是会不断地进步。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再度有人晋入祖境,恐怕也难以超越那道曾经将他们从最为绝望时刻拯救出来的身影。
  武祖,林动。
  祖境的至高强者或许能够多次地出现,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独一无二,无人能够超越,那便是,位面之主。
  这片位面的真正掌控者!
  当年的符祖以及异魔皇,他们来到这片天地,所为的便是掌控位面之胎,成为位面之主,进而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最终他们都失败了,而林动,却成功了。
  ……
  道宗之内,一座巍峨山巅之上,林动站在那山崖之边,低头望着那云雾缭绕之下的道宗之景,在其身后,绫清竹,青檀,小貂,小炎,生死之主等人皆是望着他的背影,那道背影虽然瘦削,但却是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威严。
  那种威严,来自位面之主。
  “我准备动手,她虽然燃烧了轮回,但毕竟时间尚短,应该会有轮回碎片散落在天地间,若是能够将其轮回碎片找到,我便是能够将其送入轮回,并且保其记忆不失。”林动凝望着道宗,半晌后,突然缓缓地道。
  “你有多少把握?”炎主等人闻言,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喜色,旋即有点担忧地问道,虽然林动如今实力通玄,但燃烧轮回对于他们而言几乎相当于彻底的毁灭,这种程度,想要再救活,谈何容易?
  “应该有五成吧。”
  林动喃喃道,心中不知为何却是掠过一丝惶悸之色,那手掌也是忍不住地紧握了起来,虽然如今他拥有了这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若是连心爱的人都是无法找寻回来,那种力量,又能有什么意义?
  他修炼的目的,便是想要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可如今,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保护……
  一只柔软而娇嫩的玉手,轻轻地握着他的大手,其上传来的滑嫩以及温暖之感,令得林动心境微微平复,旋即他偏头望着身旁那白裙如仙般的绫清竹,她那对优美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其中的柔意,却是掩饰不住。
  “谢谢你。”
  林动望着那轻轻望着他,却是并不多言的绫清竹,心中有着感动与温暖流淌而过,他反手紧紧地握住她的玉手,道。
  她总是这般,默默地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为了他,她能够放弃固有的清傲,变得柔软来安慰他,在他心中最脆弱的时候,她也总是会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即便是不言不语,但却令得林动倍感暖意,只是,她的这种坚强,有时候反而更令得人微微心疼。
  “以前只是站在远处看着你,所以现在,要加倍的补偿回来啊。”绫清竹微笑着轻声道。
  林动闻言也是一笑,类似绫清竹这种清冷性子,唯有真正地走到她内心深处,方才能够打破那层拒人千里的寒冰,享受到那种芸芸众生,只为一人而绽放的火热与柔软,显然,最开始的林动,可达不到这种程度,所以那时候的绫清竹可没什么责任来兼顾着他,补偿之言,也是无从说起。
  “补偿的话,在你教给我太上感应诀的时候就已经做了……”
  绫清竹一怔,旋即那绝美的脸颊瞬间绯红了起来,她咬着红唇,盯着林动,眸子中有着难掩的羞涩之意:“你……你都知道了?”
  “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林动望着绫清竹,眼中有着浓浓的怜惜。
  绫清竹银牙咬着红唇,有些羞恼地扬起玉手在林动手臂上轻轻锤了一拳,原本她以为那事她做得很隐晦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一直都在装。
  “你快开始吧。”
  林动这才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是不再多说,在那山巅之上盘坐而下,双目也是缓缓地闭上。
  而一旁的绫清竹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伴随着林动双目的闭上,似乎是有着一种极为奇妙的波动扩散而开,那种波动速度极快,一眨眼便是笼罩了天地,然后开始寸寸探寻,搜索着那可能散落于天地之间的轮回碎片。
  林动的意念,散于天地之间,他催动着位面之力,找寻着那存在内心深处的熟悉……
  而这一探寻,便是整整一月时间。
  然而,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动的面庞,却是逐渐地苍白起来,因为他发现,即便是他催动了位面之力搜寻天地间的每一寸,竟然都是未能寻找到一点熟悉的轮回碎片。
  这种无果,让得他那古井般的心境中,涌上了丝丝慌惧。
  这种结果,让得他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因此他猛地一咬牙,再度催动位面之力,这一次,他着重地搜寻着与她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道宗,异魔域,以及那曾经抢夺着仙元古树的地方……
  按照常理来说,轮回碎片会逗留在生前最为执着的地方,如果应欢欢的轮回碎片还存在的话,也一定会在这些地方!
  只是……
  林动加大了搜寻,但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残酷得令得他不敢相信。
  两月之后,山巅上的林动睁开了双目,他的眼神变得空洞了一些,其中甚至是有着血丝攀爬出来,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喃喃道:“怎么……会找不到啊……怎么会啊……”
  原本这种办法,应该能够办到的啊!她才燃烧轮回没多长的时间,不可能连轮回碎片都消散的啊!
  “怎么会……这样……”
  他痛苦地抓着头,心中仿佛是突然间空了一大块,那种难言的难受之感,令得他眼睛都是血红了许多。
  “林动,你怎么了?”
  一旁有着焦急的声音传来,绫清竹急急地出现在林动身旁,她望着后者那披头散发的模样,俏鼻也是涌上一股酸意,连忙在其身旁跪坐下来。
  林动呆呆地抬起头,他望着绫清竹,眼睛突然犹如无助的孩子一般红了起来:“我……我找不到她了……找不到了……”
  望着他这幅罕有的脆弱,绫清竹心头也是一疼,眼眶泛红,如今的世人,都是沉浸在那种劫后余生的欢喜之中,但谁又知道,这个拯救了世界的男人心中又是何等的悲苦。
  “不急不急,我们慢慢找,一次不行就两次,一定能找到的。”她伸出纤细玉臂,轻轻地将林动抱在怀中,声音轻柔得犹如呵护脆弱的瓷器。
  林动也是紧紧地搂着绫清竹那纤细的腰肢,许久后,他咬了咬牙,眼神有些疯狂:“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他再度闭目,将意识沉入天地,只是其眉宇间,有着一抹深深的惧色,他害怕,如果真的找不回来,那他将会是何等的痛苦。
  绫清竹望着那张坚毅而略显疲态的脸庞,眼眶通红,她知道后者那种执着的性子,当年追逐着她从大炎王朝走出来时,他的目光便是这般,或许,打动她的,也正是他这种令人动人的执着吧……
  在不远处的一座山上,生死之主望着山巅上相拥的两人,轻轻叹息了一声,眼中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当林动再度睁开眼时,又是两个月时间过去,这一次,他的眼神已是有些灰暗,身体微微颤抖着,再没有了身为位面之主的威严。
  一个连心爱女人都是找不回来的人,拥有着再强大的力量,那又有什么作用?
  绫清竹望着那眼神越来越空洞的林动,心中也是越来越疼,不过现在她所能做的,也只是静静地陪在他身边,她知道现在的他,心中必定是极为的痛苦。
  希望,已经是极为的渺茫,但林动却始终不肯以及不敢放弃。
  时间流逝。
  山巅上,林动一次又一次地睁开眼睛,但那眼中的神采却是越来越微弱,灰暗弥漫着眼球,山巅上原本葱郁的山林仿佛都是伴随着他的心境变化,而逐渐地枯萎。
  希望在消逝。
  这半年时间,小貂,青檀,生死之主他们都是来过,但他们望着林动那番模样,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终只能默默地黯然离开。
  只是在他身旁,却始终有着一道倩影静静地等候与照顾着。
  当林动最后一次睁开眼时,那眼中的神采几乎全部消失,天空上,雪花飘落下来,令得天地显得银白而凄凉。
  绫清竹望着林动那无神的眼睛,鼻尖泛红,终是忍不住地侧过脸去,大滴的泪水滴答滴答地落下来,最后溅射在林动脸庞上。
  他微微地转过头,望着那张红着眼眶的绝美脸颊,喃喃道:“对不起……”
  “我知道的。”
  绫清竹轻声道,她知道,若是换成她,他同样也会这般。
  “只是,或许她也并不太希望看见你这般的折磨自己。”
  林动双掌颤抖着,他垂着头,有些嘶哑地道:“……为了获得这种力量,我失去了她,可是,我却不能用这种力量去挽回她……”
  “为什么?!”
  “为什么啊?!”
  他猛地仰头怒吼,那吼声之中,有着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天空上,磅礴大雨倾泻下来,扑打在他的脸庞上,已是看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啊!啊!啊!”
  他双拳疯狂地锤在大地上,那咆哮的声音,犹如泣血一般,蕴含着无尽的悲意与痛苦,在这天地之间,远远的传开。
  他给了这天地希望,但却给自己带来了绝望。
  道宗之中,无数弟子望向那座最高的山峰,感受着那咆哮声音之中的痛苦,他们眼睛也是通红起来,一股酸意令得他们眼睛湿润下来。
  在大殿前,应笑笑望着山巅上那若隐若现的身影,那声音之中的绝望让得她明白,那个曾经巧笑焉熙的可爱女孩,彻底地回不来了。
  她紧紧地捂着嘴,发出低低的哽咽之声,一旁的应玄子也是红着眼,偏过头去,一下子仿佛是苍老了许多,后面的周通,悟道等人也是沉默下来。
  整个道宗,都是弥漫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之中。
  “失败了啊……”
  小貂,青檀他们望着这一幕,也是喃喃说道,炎主等人有些颓然地坐在地上,当年他们失去了师傅以及吞噬之主,现在……连她也是要失去了么。
  生死之主望着颓然的众人,轻轻一叹,然后默然的退开。
  山巅上,绫清竹望着状若疯狂的林动,忍不住地将他抱住,红着眼睛。
  “啊!”
  林动紧抱着绫清竹,犹如孩子般的嚎啕大哭:“我找不回来她了,找不回来了,找不回来了!”
  “你已经尽力了,我们都知道的。”
  “我答应了她,要把她找回来的啊!”
  眼泪不断地从他脸庞上流下来,他声音嘶哑。
  绫清竹红着眼眶抱着他,她能够感觉到他心中那种到了极致的心痛。
  他拯救了这个世界,却拯救不回心爱的人。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远处而来,然后在山崖旁坐下,生死之主望着林动,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素来坚强的男人第一次这般的悲伤。
  “干嘛要这么的贪心呢……你身边已经有一个值得你去爱的人了,把她忘了,不是更好吗?”生死之主轻声叹道。
  林动缓缓地摇头,沙哑地道:“我会把她找回来的!”
  即便绝望,可我依然不会放弃。
  生死之主望着他那疲倦但却异常执着的脸庞,终是苦笑了一声,道:“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啊……看来小师妹最后的请求,我是没办法帮她完成了。”
  林动身体猛地一震,骤然抬头,死死地盯着生死之主。
  “你是找不到小师妹的轮回碎片,是吧?”
  生死之主抬头,望着遥远的地方,沉默了许久,方才道:“按照正常的情况,若是时间不长的话,即便是燃烧了轮回,以你现在的力量,的确能够找到轮回碎片,但这却是有着一种界限,那便是这个规则只对诞生于这位面的人有用……”
  林动呆呆地望着生死之主,突然嘴都是因为心中的颤动而干涩了起来:“你是说?”
  “嗯,小师妹并不是我们这位面的人……所以,你找不到她的轮回碎片。”
  生死之主苦笑一声,抬起头,脑海之中,有着画面掠过,那是在应欢欢聚集力量冲击祖境的前一夜……
  海岛之上,那笑容有些悲伤的女孩。
  “大师姐,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海风吹拂而来,女孩那晶莹的长发飘舞起来,她轻声道。
  “什么?”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请你帮我保管一个东西,而这东西,我希望你永远不要交给林动。”女孩美目望着东方,低声道。
  “为什么?”
  女孩沉默着,许久后,她那柔弱的双肩似是微微地颤抖起来,她轻轻地蜷起修长的双腿,将脸颊埋在膝间,哽咽的道:“因为我不想他因为我而变得遍体鳞伤,这个世界有他所爱的人,只要他能够将我忘记,他便是能够快乐,那条路或许会更为的艰难,我只想看见他笑,不想看见他在那条路上受伤,那样的话,我会很心疼的。”
  生死之主怔怔地望着那道在夜色中不断颤抖的身影,眼睛也是忍不住地湿润下来。
  ……
  生死之主望着呆呆的林动,苦笑道:“她倒是了解你,不过身在局中却是难以自清,她却不知道,忘记是有着多么的困难,特别是对于你这种倔性子的人。”
  说着,她伸出小手,只见得在其手中有着一颗龙眼大小的雪白冰珠,那珠子中,有着一种惊人的寒意弥漫出来,而在那种寒气内,则是有着一些让林动心神颤抖的熟悉味道。
  “这是她燃烧轮回后所剩下的,跟随着它,便是能够找到小师妹,不过,这需要你去那神秘的世界,那一路,或许会很困难,你,确定要吗?”生死之主盯着林动,道。
  林动望着那散发着寒气的雪白冰珠,然后颤抖着手掌缓缓地接过,冰珠之上,寒气涌动,仿佛隐约能够看见一张巧笑焉熙的熟悉俏脸。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漆黑的眸子在此时爆发出了惊人的神采,熟悉的坚毅以及笑容,再度自那脸庞之上苏醒过来。
  “放心吧,不论如何,我都会把她找回来的!”
  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管你离得有多远,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留在我的身边!
  “我陪你去。”
  绫清竹轻轻地握着林动的大手,嫣然微笑,犹如温暖的阳光,照进林动的心中深处:“若是没有我的陪伴,可不知道你这傻子会做出些什么事。”
  林动反手紧握着绫清竹玉手,大笑道:“你当然得陪着我,就算不同意,我也得把你绑在我身边。”
  那种失去的感觉,他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正好我对符祖他们所来的那世界好奇得很,正好趁此去看看,我林动的路,可没任何人能够阻拦下来!”
  绫清竹望着那陡然间疲态尽扫,眉宇间显得豪迈的林动,也是微微一笑,那个熟悉的林动,又回来了。
  “不过……”
  林动突然似是想到什么,皱了皱眉,道:“想要去那新世界,我们并没有位面坐标,除非找到一个属于那个世界的人,方才能够以此为引,穿越位面,抵达那里。”
  “那世界的人?”绫清竹想了想,道:“异魔皇?”
  “不行,他已被我净化,现在怕是没了这功能。”林动摇了摇头,旋即一咬牙,道:“没事,我动用位面之眼探测一番,既然欢欢能够流落在这世界中,保不齐也会有第二个人同样流落进来。”
  声音一落,林动已是动用位面之力,只见得其眉心混沌之光浮现,竟是化为一颗混沌之眼,那眼中仿佛包罗万千,光芒扫视间,飞快地自这天地间每一处角落掠过。
  不过想要在这天地中寻找一个外世界的人并不容易,因此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动的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
  而在林动探测着天地间时,后方也是有着数道身影掠来,小貂,青檀,炎主等人闪现出来,他们那突然间变得生龙活虎的林动,也是略感惊奇。
  “林动哥,你没事了?”
  青檀有些欣喜地道,之前见到林动那般模样,她也是难受得心都碎了。
  “嗯,没事了。”
  林动转过头,冲着青檀一笑,然后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视线一转,那位面之眼便是继续去探测了。
  不过,就在林动目光转过时,他的身体猛地僵硬了一瞬,那面色突然也是变得奇异起来,再然后,他一点点地转过头来,位面之眼所化的混沌之光,将青檀包裹。
  而在那位面之眼的照射下,青檀娇躯上,似乎是有着许些神异的阴寒波动浮现,那种波动,似乎与这片天地的任何能量都是截然不同。
  “林动哥,怎么了?”青檀望着林动那突然呆滞下来的面庞,也是一愣,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茫然问道。
  林动却只是愣愣地看着她,一旁的绫清竹似乎也是察觉到什么,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青檀,道:“莫非青檀她?”
  林动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缓缓地点了点头。
  青檀,竟然也是来自那世界的人……这世间之事,真是奇妙得令人难以想象……
  ……
  半年之后,青阳镇后山。
  林动凌空而立,在那山崖边,林啸,柳妍,小貂等人皆是在场,他们望着天空,只见得那里的空间,竟是在缓缓地撕裂开来,那种裂缝,与当初虚无之外出现的巨大位面裂缝,一模一样。
  “清竹,青檀。”
  林动对着山崖上一招手,两道倩影应声掠出,一左一右的俏立在其两侧。
  “大哥,等我们渡过三重轮回劫后,可也得带我们去看看!”小炎挥着手,大声的道。
  “哈哈,好,等我先去打打前站!”林动笑着应道,然后他袖袍一挥,八道光芒自其体内掠出,化为八道祖符,其中一道祖符光芒闪烁间,化为一个小女孩的模样,正是慕灵珊。
  “灵珊,这是新生的生死祖符,你将她放在体内温养,百年之后,便是能够再度诞生一道生死祖符,到时候,你也是能够脱离限制,真正的化人。”林动屈指一弹,一道黑白之光冲进慕灵珊体内。
  “林动大哥,你可要常回来啊!”慕灵珊挥着小手,娇憨地道。
  林动笑着点点头,他已是这位面之主,要回来的话倒是很简单。
  “爹,娘,我先走了。”林动目光看向林啸与柳妍,道。
  “小子,你若是给我们带不回两个儿媳妇,就别回来了!”林啸大手一挥,笑骂一声,一旁的柳妍倒是嗔怪地盯了他一眼。
  林动闻言也是一笑,望着那缓缓撕裂开来的位面裂缝,手掌紧握。
  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你找到!
  心念一动,林动拉着绫清竹与青檀,已是暴掠而出,位面之力将三人包裹,最后在那种人的注视之下,冲进了那位面裂缝之中。
  众人望着那缓缓愈合的位面裂缝,也是长长一叹,惆怅之中,也是生出了一些对那新世界的好奇,那里,究竟有着什么?
  ……
  乱魔海,炎神殿。
  在那一座阁楼上,唐心莲望着遥远的东玄域方向,美目中掠过一抹复杂的神采。
  “林动那家伙,应该已经离开这位面了吧,真是羡慕啊,我也好想去那里看看来着……”身后突然有着笑声传来,唐心莲偏过头看了摩罗一眼,却是未曾答话。
  “唉,可怜我这得意弟子,单相思太苦了。”摩罗叹道。
  “师傅,你胡说个什么呢!”唐心莲俏脸一红,恼羞成怒地道。
  摩罗一笑,旋即无奈地道:“喜欢人干嘛不说啊。”
  “喜欢他,也不用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啊。”
  唐心莲明媚一笑,慵懒地伸着懒腰,衣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她笑着道:“而且这世界上男人那么多,大不了我再喜欢一个不就是了。”
  “男人的确是多,不过要比那小子更出色的,还真是很难很难。”摩罗想了想,认真地道:“而且,你真还会喜欢其他男人?”
  “那可不一定哦。”唐心莲嫣然笑道:“喜欢我的男人都从乱魔海排到妖域去了,我可是很花心的人呢,才不会对谁从一而终呢。”
  摩罗一笑,道:“那我们来打个赌,若是在他下次回来之前,你没有喜欢上别人,那你就去跟他说,如何?”
  唐心莲脸一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旋即咬了咬红唇,美目如水,妩媚一笑。
  “好啊。”
  ……
  位面穿梭。
  一道光华掠过,在那虹光中,三道身影若隐若现,林动一手抓着青檀,细细地感应着青檀体内的那种来自那神秘世界的波动,而后调整着方向。
  他们已是在位面中穿梭了将近一月时间。
  “林动哥,我们还没到啊?”青檀看着四周那些位面洪流,无聊地问道。
  “快了吧。”
  林动笑了笑,神色突然一动,那穿梭的速度开始变缓下来,他的目光望着那极为遥远的地方,眉心处位面之眼浮现出来。
  视线穿透过位面迷雾,突然在那遥远的地方,看见了三道人影,那也是一男两女,他们似乎是情侣,那中间的男子,一袭黑袍,在其背后,背负着一柄硕大的黑尺,在他的身体上,林动察觉到了一股极端炽热的波动。
  而就在林动透过位面迷雾看见那黑袍男子时,后者似也是有所察觉,抬起头来,黑色眸子望向他所在的方向,而后脸庞上浮现一抹和善的微笑,并且隔空轻轻拱手。
  林动见状,也是拱手一笑,却是并未再多留,袖袍一挥,带着绫清竹二人,穿梭而去,那神秘的世界,已经近在咫尺了。
  在林动三人远去时,那遥远的地方,黑袍男子身旁的两位女子见到他的举动,那一名清雅极美的女孩微笑道:“萧炎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遇见一个很厉害的人,不知为何,与他挺投缘的,希望以后还能再见,我们也走吧。”
  黑袍男子一笑,旋即不再多言,袖袍一挥,三人也是化为流光消逝而去,而他们去的方向,也是那新世界的所在。
  那里,将会是最为精彩的地方。
结局感言以及新书
  终于写完了。
  结局出来后的争论,应该是少不了的,就如同当年斗破一般,怎么说呢,斗破的结局,其实已经是以一种很正统很完美的结束,我甚至是想不到在那之后还能再写什么,可是呢,从结束到现在,依旧会有人说是斗破烂尾。
  而我对此一直都懒得去分辩。
  想要做到满足所有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斗破与武动,是两个不同的故事,当在这之中,我们都获得了感动。
  萧炎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但林动却并不显得完美,但我却觉得他更加的真实,为了所爱之人,他会鲁莽,会自私,会愤怒,而他们又有着一个相同点,坚毅以及不放弃。
  萧炎毕竟还拥有着远古萧族的身份,而林动,却自始至终一个普通的人,他从一个小小的青阳镇中走出来,披荆斩棘,负伤累累,其中的苦与累,血与火,唯有我们知道。
  而也唯有我们方才知道他的那种无奈,他一直所修炼的目的,便是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但最终他却是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应欢欢燃烧轮回,他的成功之路,较之萧炎,更为的艰难。
  他的情感,比起萧炎,也更为的坎坷。
  武祖较之炎帝,终归是少了一分潇洒,只不过,那却是无奈之举,因为他所背负的,也比萧炎更重。
  武动的世界,比起斗破,多了一分无可奈何的残酷。
  这毕竟是两个世界。
  林动,也不是萧炎。
  至于结局,同样也是包含着一丝无奈,但却又无可避免,他要去把她找回来,一如他所给予的那句约定。
  上穷碧落下黄泉。
  最终林动依旧是获得了希望,去往那更为遥远的神秘世界,在那里,他将会找回她。
  武动两大女主的争论,即便是到结束的一刻都未曾停歇过,这即便是斗破中都未曾出现过,但无疑她们的血肉更为的丰满。
  其实这样写,对我而言挺累的,想要写出这种支持率各占一半的女主,实在是要耗费不小的心思,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挑战吧。
  有人喜欢绫清竹那种安静之中的付出,不言不语中,自有温润情感流淌。
  也有人喜欢初始应欢欢的那份活泼娇蛮以及后来化身为冰主那种冰冷之下的炽热感情,她从一开始便是猜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但正是这种明知之下的冰冷坚强,反而令人心疼。
  林动努力地修炼着,遍体鳞伤的想要为自己所喜欢的人接过所有的责任,如果在斗破的世界,或许他会很成功,最终圆满。
  但可惜,这里是武动。
  不过执着的他,最终却依旧未曾放弃,希望,还是存在的。
  下面便说说新书吧。
  其实接下来的新书,在斗破完结时便已经是有了构想,只不过却并未立即开始写,因为那个世界太过的宏伟浩大,所以,我再写了一本武动,来作为其基石。
  斗破大结局时,萧炎所去的新世界,与林动最终去往的神秘世界,是相同的,因为那个神秘的大世界,便是我们新书开始的地方。
  当初并不太认为自己有驾驭那个世界的能力,而现在,终归是可以开始了。
  那会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
  只不过,那里的主角,不再是萧炎,也不再是林动,但无疑,他会极为的精彩。
  或许在很久后,他会在新书之中突然遇见林动与萧炎,那时候的林动身旁,有了绫清竹与应欢欢,萧炎的身边,有着薰儿与彩鳞,以他们的天赋以及能力,想来在那浩瀚的神秘新世界中,也是能够如鱼得水。
  那里,会很精彩。
  但是,那种精彩,属于我们新的主角。
  我很期待。
  新书名字,其实已经有读者知道了,嗯,【大主宰】,没错,这就是新书名字,那将会是一个崭新而精彩的故事。
  不过现在不会马上开始写,我写书五年多了,还真没彻底的休息过一下,这一次,便真正的休息一下,暂时什么都不想,静静地把这脑子休养一下。
  新书发布的时间,应该会是六月底七月初的样子,到时候,请让我再为大家奉献一个精彩的故事。
  感谢大家陪伴,至此,武动谢幕。
  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收获了欢笑与感动,有时候,看书,不就是寻求这么一个过程吗?
  感谢大家。
  请让我们,新书再见!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