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作者: 我吃西红柿 状态: 已完结 热度: 3453

最新章节: 飞剑问道_第760章第二十三篇新的三界(大结局) 更新: 2020-10-10 06:33:17

开始阅读 继续阅读

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者。  修行者们,  开法眼,可看妖魔鬼怪。  炼一口飞剑,可千里杀敌。  千里眼、顺风耳,更可探查四方。  ……  秦府二公子‘秦云’,便是一位修行者…… 《飞剑问道》是我吃西红柿的全新力作,修仙觅长生,热血任逍遥,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 我吃西红柿,网络文学白金作家,六次登顶网络文学作品搜索榜首,连续3年最受欢迎作家TOP3,被誉为网络幻想小说旗帜。

最新更新

飞剑问道_第760章第二十三篇新的三界(大结局)

第二十三篇 第十九章 新的三界(大结局)
和祝融、烛龙他们相比,血海老祖的境界更低,招数更粗糙,不过他的厉害之处在于……黑暗魔渊之力无穷无尽!不怕消耗!不过总的来说,对秦云的威胁还不及祝融、烛龙他们。
“受死!”秦云燃烧着元神法力,怒喝着。
在他控制下,那凝聚形成上万柄飞剑尽皆爆发出恐怖威势,撕裂长空,飞行间就自然将那些黑暗魔渊之力给阻挡住。并且上万飞剑构成了巨大的椭圆形球体形状,波旬他们十九位大道圆满们尽皆被笼罩在这椭圆形球体中。
咻咻咻!!!
上万飞剑构成种种剑阵,绞杀着这群古老存在。
“快,快逃。”
“快。”
这些古老存在们都惊恐万分。
祝融神王化作一道火焰流光速度极快,只顾自己逃命。而烛龙一边释放着领域影响着四面八方尽力削弱剑阵威,一边也是游动飞遁,他身体表面有阴阳神光环绕,周围时空都发生变化,秦云的那一柄柄飞剑每次都是从他身边飞过,总是差一点,似乎准头上总是差一点。
时间空间在烛龙这里,发生了变化。
他们俩一个快,一个诡异。
波旬相对就弱了,只能将七情六欲分身收回真身体内,近身一次次劈开那一柄柄飞剑。七情六欲分身和真身汇聚一体,才是波旬近战最强大之时。不过以他的性子……不到绝境,是不会让真身去近战的。
“祝融,救救我们。”
“波旬,帮我们一把。”可另外十六位大道圆满们实力相对就弱了,其中感觉到死亡威胁的,更是焦急求救。
可此刻各自逃命,谁又会来帮他们?
秦云虽然是上万柄飞剑笼罩这一群古老存在,可对祝融他们暂且尽量阻挠,令他们飞行遁逃速度慢上许多。更多力量是要先对付那十六位大道圆满!那十六位实力更弱,对付起来更快。
“咻咻咻。”上万柄飞剑,足足有三千柄飞剑尽皆围攻向一名混沌三凶之一的‘浑敦’,还有三千柄飞剑是围攻向那名青发壮汉。至于剩下的飞剑主要是阻挠一众存在们。
先选浑敦、青发壮汉。
一是这两位罪孽深重,二是他们没有分身!保命本事相对而言较弱。
“秦剑仙,我愿投降,愿投降。”浑敦见状,连惊恐透过因果传音,同时一条锁链飞出环绕左右,竭力抵挡那一柄柄飞剑。
可汹涌的三千柄飞剑一起杀来,浑敦勉强抵挡数百柄飞剑,他的锁链便被抛飞到一旁,再也挡不住了。
“怎么这么强?”浑敦绝望了。
即便是上万飞剑中的‘三千柄飞剑’,在秦云燃烧元神法力催发下,也有天道境之威!哪里是他能抵挡的?
只见密密麻麻的飞剑,化作流光接连贯穿他的身体。
噗噗噗!!!
‘浑敦’身体直接被刺穿,元神湮灭,显现出原形来,仿佛蚯蚓般的庞大怪物,再也没了气息。
混沌三凶之一‘浑敦’毙命!
另一边。
同样遭到三千柄飞剑围攻的青发壮汉,手持一柄长戟,力大无穷,长戟竭力抵挡着一柄柄飞剑。即便接连有数百柄飞剑刺入他身体,他身体也迅速在恢复。显然生命力顽强许多。可是足足有三千柄飞剑呢!他也露出焦急色,连传音吼道:“秦剑仙,我老猪服了,服了。”
他肉身强横,力大无穷,恢复力惊人,半步天道境想要杀他都很难。
可是此刻秦云三千柄飞剑爆发出天道境之威,虽然他身体疯狂恢复,可眨眼功夫,身体就扛不住了。
“我愿臣服,臣服。”青发壮汉传音急切道。
可远处的秦云根本没有丝毫留情。
这些罪孽滔天之辈,有机会杀,就该杀个干净。杀一个,便是救亿万生灵。
噗噗噗——
又是上千柄飞剑贯穿了青发壮汉身体,披着鳞甲的青发壮汉气息湮灭,显现出原形,成了满是鳞甲的庞大肥硕生物。
万剑杀阵笼罩着这群古老存在们,秦云等一众道家佛门天庭的大能们也在后面飞行跟着。
“这一出手,眨眼功夫,就死了两位大道圆满了?”
“秦剑仙也太强了。”
“这等杀戮手段,简直不亚于后羿。”
道家佛门天庭的大能们个个震惊万分。
秦云自己很清楚,自身杀戮手段比之后羿还弱些,即便燃烧元神法力,万剑杀阵也只有后羿燃烧元神的第五箭之威。后羿那第九箭秦云可是亲眼见过,不过后羿耗尽所有心力也只能发出那一箭。秦云却是能较为持久搏杀。
在六欲大世界,没有天地之力调动……秦云的万剑阵威力还得下降些。不过烛龙、祝融他们一个个同样无法调动天地之力。
“杀。”秦云又转而去杀其他大道圆满们。
“这秦云太强了,比之前我们的猜测,强太多。幸好我有分身之术,战死在这,最多损失一分身。”
“烛龙兄,烛龙兄!帮我将先天至宝带出去!祝融神王,帮帮忙,帮我将先天至宝带出去。”
那些有分身之术的大道圆满们,这次参战也是爆发最强实力,不少带着先天至宝。
分身死就罢了,还能修行回来。
先天至宝损失,他们就心疼了。
“哼。”
祝融神王、烛龙都在疯狂遁逃,根本没理会。
他们俩很清楚,如今秦云在疯狂对付那些普通大道圆满们,一旦全力对付他们俩,他们飞遁之速将大大减慢,甚至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两说。
祝融和烛龙,可都是没分身的!
三界中……
因为修行法门缘故,大道圆满中,有过一半都是没分身的。比如祝融神王,若是刻意分裂元神修炼分身。只会让悟性潜力都大减。就像秦云,过去也是一直没分身的。还是后来散仙最终之劫,那天劫令秦云元神分成十二万九千六百。他的散仙体系,令他可以拥有如此多分身。
这是修行体系缘故,不影响悟性潜力,还可以拥有分身。像道祖佛祖他们,都是如此。
“噗噗噗。”
飞剑接连贯穿一名白衣长发老者身体,又杀一位!
“长谷世界之主也死了。”剩下的那些有的兔死狐悲,有些则是绝望。
“夕,你有分身之术,救救我,救救我。”
“这秦云剑阵太厉害,我哪里能救得了你?”
“唉,我死就罢了,我的先天至宝也要被那秦云给夺走了。”
噗噗噗。
一位又一位大道圆满死去!道道剑光则是将遗留宝物给卷走。
燃烧元神法力下,秦云杀这些普通大道圆满,完全是碾压横扫。若是当初的吞灵老祖来此,也同样一个照面就会被绞杀身死。
……
“快,飞出六欲大世界。”在六欲大世界外的星空中,黑暗魔渊之主‘血海老祖’已经强行开辟出一条稳定的时空通道。
至于六欲大世界内?
秦云透过烟雨阵早就封锁时空,血海老祖也无法在六欲大世界内建造稳定的时空通道。
“快。”
祝融神王他们都焦急朝上空飞行。
可秦云虽然在杀戮那些古老存在,可依旧有四千柄飞剑一直在阻挠着他们,令他们飞行速度也无法快起来。
“十六位大道圆满,有九位都没有分身。这九位中只有两位保命本领足够强,其他七位都死了。”
“杀了足足七位大道圆满。”
“这些可都是活了漫长岁月的大道圆满,没有把握他们都不会冒险,这次却都被秦剑仙除掉。”
道家佛门天庭的大能者们看到这幕都很是震撼。
只见远处半空中。
才过去一两个呼吸功夫,上万柄飞剑包围着绞杀的……就只剩下祝融神王、波旬、烛龙和两名大道圆满,其他尽皆被绞杀一空了。当然被绞杀的当中有七位是有分身的,所以有些古老存在想要彻底灭掉,还是很艰难。
秦云这次所做,已经够可怕了。
“这秦剑仙的实力,真是可怕。”一位半透明的老者飞行着,三千柄飞剑围杀着他,却总是差之毫厘。
“这次杀不了我俩,可若是这秦剑仙实力再进,我俩可不一定能逃掉。”一道金光丝线在飞行,三千柄飞剑都碰不到他。
秦云试了下就放弃了。
“雾光世界之主和虫君,我一对一,倾尽全力方才有些许希望斩杀他们。现在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他们俩身上。”秦云瞬间做出决断,毕竟祝融他们一直全力朝星空中飞去,欲要逃入黑暗魔渊,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祝融!”
秦云先对付三位半步天道境中的祝融神王。
虽然祝融肉身最强,搏杀强大,但秦云觉得杀祝融神王是最有希望的。
“杀。”
另外四千柄飞剑阻挠着波旬、烛龙,剩下的足足六千柄飞剑围攻向祝融神王。
“来了。”祝融神王心中一紧,之前秦云都在剪除普通大道圆满,如今才真正对付他。
“轰!!!”
六千柄飞剑,化作两道飞剑洪流!疯狂绞杀着祝融神王。
祝融神王全身火焰熊熊,全力以赴抵挡着,过去都是祝融神王碾压敌人,曾经都是横压过一个时代。可如今他却被秦云的六千柄飞剑完全碾压了!双方境界相差无几,可秦云身为剑仙,持有本命先天至宝功德至宝!即便分出六千柄飞剑,祝融神王也觉得绝望。
拼尽全力勉强挡住一道飞剑洪流,另一道飞剑洪流就轰击在他身上,直接贯穿了胸膛。
“不。”祝融神王眼中满是疯狂,竭力抵抗,同时传音急切道,“波旬,烛龙,帮帮我。”
“嗯?”
飞行的烛龙一闪就要来帮忙,可有两千柄飞剑迅速环绕他,纠缠着他,令烛龙也有些狼狈。
还有两千柄飞剑纠缠着波旬,波旬更是完全处在下风。
至于那两位普通大道圆满‘雾光世界之主’和‘虫君’,秦云彻底放弃,没有浪费力量在他们身上。
“我们赶紧走。”雾光世界之主、虫君见状,没有任何阻拦,他们俩立即以极快速度朝星空中飞去。
“以一敌三!分出力量对付我们三个,他都占据绝对上风。”波旬眼中有着悲苦之色,“我等真是可悲,可怜。”
“祝融兄,我们帮不了你,仅仅这两千柄飞剑,力量上都压我一头。”烛龙都无法正面硬抗,被逼的只能不断躲避,速度大减,更加无法去帮祝融了。
祝融神王只感觉心都凉了。
他们这次觉得很有把握,可秦云比他们预料的强太多了,简直能和天道境掰一掰手腕了。
“轰。”“轰。”
两道飞剑洪流,每一道都有天道境之威,彼此配合起来更是可怕。
飞剑洪流贯穿了他的身体,撕裂了他的手臂,让祝融神王露出绝望色。
“我祝融,难道要死在这?”祝融神王这一刻想到很多,想到称霸三界,无敌一时。想到被女娲娘娘轻易镇压,想到被后羿一箭重创……这一生,女娲、后羿都让他感觉到死亡的危险,秦云是第三个让他感觉到死亡威胁的。
这一次还有奇迹吗?
秦云会仁慈,饶他一命吗?
祝融神王想要活命,但是他内心中的骄傲,让他不屑开口求饶。
“轰。”
越加虚弱的祝融神王,看着一道飞剑洪流飞来,他闭上了眼睛,这飞剑洪流直接贯穿了他的头颅。
祝融神王身体轰的完全炸裂,化作了无数火焰,只有宝物遗留半空,被飞剑席卷。
生机灭绝,因果消散。
祝融神王毙命。
“祝融死了。”波旬、烛龙看到这幕,心中越加悲凉。
“祝融死了。”
道家佛门天庭的大能们,甚至此刻在三界其他地方遥遥观战的各方大能们,后土娘娘、菩提老祖、玉帝、药师佛、燃灯、多宝道人、黎山老母等等,都只觉心中复杂。
一位三界的绝世强者,就此陨落!
“不对。”祖龙原本心中复杂,忽然他指着祝融神王死后残留的无数火焰,那些火焰朝四面八方飞溅开去,在半空中便一个个熄灭,可还是有残余几朵火焰还在飞着。
“秦云,三界中过去擅长火焰的大道圆满,像凤凰,像金乌,都擅涅槃重生。那几朵火焰中,便很可能有古怪。”祖龙说道。
秦云心中一动。
立即有三千柄飞剑飞去,席卷向那一朵朵火焰。
噗噗噗,火焰接连熄灭。
可在碰触其中一朵火焰时。
那朵火焰,化作了祝融神王的模样,他看着秦云这边,却露出桀骜的笑容:“我祝融,这一生,无悔!无悔!哈哈哈……”在大笑中,秦云冰冷看着一切,三千柄飞剑直接湮灭了这一朵火焰,彻底灭绝了祝融神王。
“刚才生机灭绝,因果消散,我们都以为他死了。”弥勒佛感叹道,“谁想他还藏着涅槃重生,死而复生的招数,差点真让他给逃了。”
“这下他是真死了。”
秦云说着,目光看向半空中的烛龙和波旬,“只剩下他们俩了。”
两千柄飞剑继续纠缠着烛龙,剩下足足八千柄飞剑袭杀向波旬。
“秦云,你可真瞧得起我。”波旬面对八千柄飞剑,干枯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平静的应对,七情六欲分身在体内,他力大无穷尝试着抵挡。
可八千柄飞剑仅仅一个合击!
他身体比祝融脆弱太多了,在秦云接近全力一击下,波旬那干瘦邋遢的身躯,瞬间被无数飞剑贯穿,完全灰飞烟灭,消散在天地间。
“他死了?”
看到这幕的众多大能者们都有些疑惑。
万魔之王波旬!曾一己之力威胁整个佛门,和佛祖如来斗过漫长岁月的波旬,就这么死了?
“秦剑仙。”弥勒却说道,“这魔王波旬,佛祖曾灭魔数次,可每次波旬都卷土重来。他没那么容易死。”
“他没死。”
秦云遥遥看向黑暗魔渊方向。
他感应到了。
在黑暗魔渊中,原本消失的波旬气息,在那出现了,虽然很微弱,但那就是波旬。
“要杀他们可真不容易。”秦云暗道,跟着他目光投向烛龙,“只剩你一个了。”
“轰。”
上万柄飞剑,尽皆围杀向烛龙。
烛龙看着苍穹深处,星空已经很接近了。之前秦云都在对付其他强者,烛龙一直苟活到现在。
“两个呼吸,我就能飞到星空中。”烛龙此刻身体缩小,约莫巴掌大小,体表有阴阳神光环绕,燃烧着元神法力在急速飞遁着。
呼呼呼~~~
上万柄飞剑绞杀,烛龙灵活飞行着,明明诸多飞剑围攻下已经没有逃窜的空间了。可当他飞近时,前方就自然裂开一道虚空缝隙!虚空仿佛多了一块空间出来,让他从中遁逃。
他周围时间在变化,虚空也在变化,上万柄飞剑两次绞杀都没碰到。
“既然如此,便直接灭杀那一整片区域。”秦云念头一动。
上万柄飞剑汇聚形成一整体,同时碾压而下。
那一片空间整个粉碎。
在其中的烛龙也遭到碾压,不过他体表有着阴阳神光,碾压在他身上的力量也被分化开来,它被轰击的朝一旁飞了百余里,但又立即朝星空飞去。
“这烛龙滑溜的很,我的实力,十分只有一分能攻在他身上。”秦云也发现这一点了,之前都碰不到这烛龙,即便整体大范围攻击,十分也只能发挥出一分威力。一分威力,想要杀烛龙显然太难。
在秦云数次尝试中,烛龙终于游出了六欲大世界范围,进入星空中。
“嗖。”烛龙瞬间窜进了时空通道中。
血海老祖遥看了六欲大世界一眼,便关闭了时空通道。
……
秦云他们一众大能追着,也飞到了星空当中。
此刻秦云身上披着金光,大量功德降临在身上,显然杀了数位大罪孽者,功德自然极多。
“烛龙的保命本事是厉害。”秦云说了句,他也掌握阴阳大道,也更能察觉到对方‘阴阳神光’的厉害。
“秦云,他保命本事厉害,可你比他更厉害,一个对付一群混沌神魔,打的他们仓皇而逃。”祖龙笑道,“包括祝融在内,足足八位古老存在陨落在你手里,另外的要么重伤,要么损失先天至宝,这一次你可是将他们都打怕了。”
弥勒乐呵呵笑道:“他们吓得全部躲进黑暗魔渊了,都不敢留在大世界。”
“这一战,是彻底定下三界格局。”紫微大帝笑道,“送给他们一座大世界,他们都不敢进去。”
“哈哈,三界如今是无忧了。”
“六十座大世界,都将再无魔道。”
众大能者们都只觉痛快的很。
进入魔道大世界,不占据地利,都能碾压横扫。秦剑仙简直强的可怕。简直都有些许道祖佛祖的风范了。
“我们也不能大意。”秦云说道,“如今他们都躲进黑暗魔渊,我们也没法追杀。一来,他们也会降下化身在小世界兴风作浪,甚至派遣分身在大世界内为祸。”
在场个个点头。
如今还活着的敌方大道圆满,的确保命手段极强。
“二来,他们一直躲着,漫长岁月下去,说不定哪天,他们中就有一个达到天道境。”秦云说道,“只要元神法力不突破,境界突破的话,那实力也将很可怕。我和后羿也不一定能对付。”
博瀚岛主,就是元神法力没突破,境界达到天道境的。后羿也是燃烧元神第九箭才杀死。且杀的只是个分身。
若波旬、烛龙他们哪一个境界上达到天道境,秦云他们还真没把握对付。
在场大能们也冷静了几分,是,是不能大意松懈。
“哈哈,赢下这一场,至少很长岁月那些老家伙都只能躲着。”祖龙哈哈笑着,“此战大胜,乃值得三界欢庆的大喜事。我们可得好好庆贺。”
“定要大庆贺。”
“走。”
众大能们都返回天界。
魔道疆域十座大世界负责布阵的大能们,每个大阵也仅仅留下一位大能看守,继续负责世界转化,其他都返回天界开始庆贺了。
黑暗魔渊。
一处连绵的宫殿群,这是魔王波旬在这的行宫。
在一处静室中。
一名光头俊美男子盘膝坐着,他眉心有着红色火焰秘纹。
此刻他缓缓睁开眼,他的气息早就变化,从普通的天魔气息,变成了万魔之王‘波旬’的气息。
“欲望不灭,我便不死。”光头俊美男子轻声自言自语。
“波旬。”
一道意念降临,化作血海老祖。
“血海。”光头俊美男子看着血海老祖。
“怎么样?多久能恢复实力?”血海老祖询问道。
“这次真身被灭,元气大伤,需十万年才能完全恢复。”光头俊美男子说道。
“你和秦云交手过,感觉如何?可有法子对付?”血海老祖询问。
光头俊美男子轻声道:“很强,都有道祖佛祖的几分风范了,我们除非境界上达到天道境,否则根本无法和他正面交锋。”
“达到天道境?”血海老祖皱眉,“我明白了。”
随即他消散在这殿厅中。
混沌中。
魔祖黑莲正在仓皇逃命,他此刻元神枯竭,疲惫不堪。
“我离开三界后,逃离的第二天,就发现了一处险地!那里生活着不少奇异生物,让我都感觉到威胁。”魔祖黑莲说道,“当时我以为能完全甩脱三清他们,谁想逃了仅仅数天就被他们再度追上。我一次次燃烧元神法力,一次次欲要甩脱,可三清他们也不惜燃烧元神追我,这才过去五天,我元神便要支撑不住了。”
“如果再发现一座险地,我一定冲进去。”
“可五天了,这茫茫混沌……一直是混沌一片,没发现新的险地。”魔祖黑莲焦急。
混沌中是有些可怕的地方。
可此刻,那等险地,对魔祖黑莲反而是救命的地方。
因为持续下去,他必死无疑。去险地,反而还有一线生机。
“呼。”一道气息在接近,正是太上道祖,太上道祖悠然追上,同时透过因果传音道:“黑莲,这五天来,你元神燃烧太多次,我看你,撑不了一个时辰了。”
“老君,我们都是从三界出来的,何必自相相残?这混沌中危机难料,多一个同伴总是多点用处的。”魔祖黑莲边逃,便因果传音。
“我们可不敢让你当同伴。”太上道祖笑着追着。
“说吧,你们怎么才答应饶我性命。”魔祖黑莲传音道,“一切都好说。”
太上道祖却没再理会。
魔祖黑莲心中悲苦。
今日果,昨日因。
若是当初他魔祖黑莲不为祸三界,反而主动吸纳清扫三界罪孽,辅助三界运转得功德在身。也就没有今日这结局了。不过做了他也不会后悔,肆意妄为漫长岁月,那才痛快。
“一定有逃命机会的。”魔祖黑莲继续燃烧元神竭力逃窜,还分化气息迷惑太上道祖。
太上道祖却悠闲悠哉。
他在时空一道上更占优,不燃烧元神也能一次次追上。即便偶尔被迷惑偏离方向,也能立即燃烧元神也能拉近距离。
这么追着,耗也能耗死魔祖黑莲。
时间不断流逝。
“老君传来消息,那魔祖黑莲应该要撑不住了。”如来、阿弥陀、灵宝、元始、女娲他们五位一同前行。
女娲娘娘感慨道:“这黑莲为祸三界那般久,野心极大,今日总算要除掉他了。”
“任他再如何狡猾,今日也要得了报应。”阿弥陀说道。
……
前方,魔祖黑莲在拼命逃。
随着元神的一次次燃烧,元神消耗越来越大。
“扛不住了。”魔祖黑莲只觉得元神有一阵阵涣散感,显然接近陷入沉睡了,“我快要陷入沉睡了。”
“不能沉睡,一旦沉睡,就必定被他们追上,那就死定了。”
“不能沉睡。”
“不能沉睡。”
魔祖黑莲坚持着,他修心非凡,硬是支撑着。
元神燃烧到一定极限,会陷入沉睡。这也是对元神的保护!因为再继续下去,那就会魂飞魄散了!
“宁愿魂飞魄散,也不能沉睡。”魔祖黑莲坚持着,他对周围感应都开始模糊,只是顺着本能一次次跨过时空,竭力逃命。
忽然——
“嗯?”
感应着周围时空,忽然对某一处感应到极恐怖危险。
“那里有大恐怖,大危险。”魔祖黑莲一个激灵,都清醒许多,“是险地,让我都觉得极危险的险地。”
他连一迈步,跨过时空到了近处。
他看到了。
那是在混沌中的一座幽深潭水,潭水有万里范围,乍一看普普通通。可仔细感应,那幽深潭水仿佛渗透到另一个时空,难以探测到底有多深。
危险!危险!危险!
冥冥中感应到大威胁。
魔祖黑莲即便察觉到,可还是眼中放光,反而满心喜悦:“很好,正是需要险地。足够危险才能让三清女娲他们畏惧。”
“即便是险地,也该有一线生机,我只要抓住一线生机,便能活下来。”
“拼了。”
魔祖黑莲直接朝混沌中的神秘幽深潭水飞去。
呼。
太上道祖也到了这。
“嗯?”太上道祖脸色一变看着那幽深潭水,他也察觉到这潭水藏有的可怕危险,跟着就看到朝幽深潭水飞去的魔祖黑莲。
“老君,有胆量你只管跟上来。”魔祖黑莲笑着已经到了幽深潭水近处,可话音刚落,他脸色就变了。因为飞到这距离,他只觉得周围时空扭曲,那幽深潭水中更传来恐怖吞吸力量,力量之大,他都控制不住的朝潭水中飞了过去。
随着逼近,他看清了。
这哪里是潭水,完全是极端扭曲压缩到极限的时空。每一滴潭水都是无比广袤的时空,整个一片幽深潭水就更是浩瀚难测了。
“这吞吸力量太强,我无法反抗。”魔祖黑莲越是被吞吸的靠近,身体就越加缩小。
“嗯?”太上道祖皱眉看着,看着魔祖黑莲被吞吸的越来越小,却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时——
潭水中陡然窜出了一只巴掌大的异兽,它飞窜出来的同时也急剧变大。
刚出潭水时才仅仅巴掌大,飞出没多久,就成了一头长达万里的巨兽。它张开大口,血盆大口中有着无尽幽暗漩涡,欲要一口吞掉魔祖黑莲,魔祖黑莲大惊下,连挥掌欲要逼退,可还是被整个一口给吞了!“不——”魔祖黑莲不甘的怒吼还在回荡。
闭上嘴巴后,这头异兽朝远处的太上道祖看了一眼,便又落入潭水中,潭水又恢复了平静。
魔祖黑莲,毙命!
太上道祖有些郑重看着一切。
嗖嗖嗖嗖嗖。
很快,另外五道身影也到了这。
“黑莲呢?”女娲娘娘询问道,“他的因果消失了,是死了?”
“我留在他身上的法力也消失了。”佛祖如来也道,“应当是死了,老君,那黑莲是怎么死的?”
灵宝、元始、阿弥陀都有些疑惑看着那幽深潭水。
“就是那。”太上道祖指向那座幽深潭水,“黑莲他发现了这一处险地,想要死中求生,便冲了进去。不过靠近那座潭水后,就被吸了过去。潭水中出了一异兽,一口就吞吃了他。”
“一口就吞吃黑莲?这异兽什么实力?”灵宝惊讶。
“难不成超出了天道境?”阿弥陀询问道。
太上道祖说道:“不过我隐约感应,那异兽也是天道境层次。相对那异兽,我觉得那潭水更危险。”
“我来试试看。”
佛祖如来说道,只见一道散发着金光的分身飞出,飞向那幽深潭水。
在场个个仔细看着。
那金光分身飞向那潭水,也是不受控制的被吞吸过去,并且也在逐渐缩小,那幽深潭水中再度有一头巴掌大异兽飞出,飞出后急剧变大,同时血盆大口直接吞向佛祖如来的金光分身。
“破。”佛祖分身金光万丈,一掌拍向这血盆大口。
可恐怖吞吸力量,让佛祖分身还是不受控制被一口吞吃掉。
佛祖如来真身脸色微微一白。
“怎么样?”三清、阿弥陀、女娲娘娘都看向他。
“这异兽的确只是天道境,论实力和我相当才对。”佛祖如来说道,“可它吞吸时,却调动了潭水的部分力量,那潭水是无尽广袤时空压缩形成,每一滴潭水都是比一座大世界还要庞大。即便调动部分潭水力量,我那一尊法力分身也抵抗不住,被吞吃掉了。所以那异兽也只是在潭水中,没有出来。若是没有潭水之助,我们五个足以降服它。”
“潭水内还有什么?”阿弥陀询问。
“不知。”佛祖如来摇头道,“只是感到很危险,本来想要派遣分身去潭水中探查,可那异兽却守护着。”
三清、女娲他们又试验诸多招数,去探查那幽深潭水。
可有那异兽守护,他们探查通通失败。
最终只能选择放弃,继续前往混沌其他区域。混沌中有太多充满未知的,自然得谨慎小心。
六欲大世界一战,彻底决定三界局势。
秦云日子也变得很悠闲。
有他坐镇,波旬、烛龙等一个个古老大道圆满们都只能躲在黑暗魔渊中,只敢暗中施展些手段罢了。
“这天地灵气还在下降,三界变化,也不知何时停止。”秦云站在雷啸山山顶,俯瞰苍茫大地默默道。
忽然一道虚幻身影降临,正是灵宝道祖的化身。
“师尊。”
秦云连恭敬行礼。
“你在三界做的事,我们都也已知晓。”灵宝道祖笑道,“做的很好,比为师预料的还要好。”
“如今他们躲在黑暗魔渊,弟子也奈何不得。”秦云说道。
“世事哪有十全十美,就是为师在三界的时候,不也奈何不了魔道?”灵宝道祖笑道,“对了,告诉你一事,魔祖黑莲,已经毙命。”
秦云露出喜色:“魔祖死了?”
魔祖只要活着,那就是个大威胁!
“我们追着他,他为了博一线生机逃进一座险地,却是送了性命。”灵宝道祖说道。
“险地?魔祖都送命?”秦云暗惊。
“混沌很神秘,追杀黑莲数日,我们便发现了两处险地。”灵宝道祖说道,“你将来不成天道境,不可离开三界太远。”
“弟子明白。”秦云应道。
灵宝道祖转头看着这天地间,慨叹道:“这天界的天地灵气都越加稀薄了,三界之变,也不知变成什么样。”说着便身影消散离去。
秦云能感觉到师尊对三界的眷恋和感情,师尊他们是真的将三界当做家了。
“是啊,不知道三界之变,到底变成什么样。”秦云也想着。
……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三界之变,依旧在持续。无数小世界的天地灵气稀薄到极惊人地步,很多小世界几乎断绝修仙之路了。
转眼,已是三界之变持续的半年后。
一座名叫‘苍雍世界’的小世界。
“这座小世界,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小世界内的元神境都破碎虚空飞升。如今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是凡俗!”在一座酒楼上,一位白衣男子坐在那,眼神冰冷看着外界凡俗,“和无数凡俗生活在一起,这日子的确无趣的很。这杀凡俗都有罪孽缠身,连杀戮我都得忍着。”
白衣男子并不高兴。
之前道魔之争的时候,他还挺开心。可随着天地灵气稀薄,已经不适合修行者了。元神境生活在这等小世界,吸收天地灵气也只能勉强生存,根本不允许他们厮杀争斗。厮杀,法力消耗太快,如此稀薄天地灵气都无法补充自身消耗。
都没法厮杀,且破碎虚空飞升的门槛也大大下降,于是道魔佛几方的元神境都尽皆飞升离开了。
也就过去数万年积累下的仇怨,让道魔各方的凡俗修行者们继续厮杀。
“都是凡俗。”
“只有我一个天魔九重天!”白衣男子很不甘心,“可我能怎么办?我敢回黑暗魔渊吗?一旦回去,那位秦剑仙能轻易透过因果,直接杀死我吧。听始祖说,连传说中的祝融神王都死在他手里了。我奎弗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这白衣男子正是天魔奎弗。
当初他掳走了秦云妻子,更抓走秦云女儿。
“我和他仇怨太甚,当初掳他妻子,抓他女儿,他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杀我。”白衣男子暗道,“幸亏我当初还算聪明,知道他成了大能者,很快就躲进小世界。大能者再厉害,也奈何不了我。”
“不过也奇怪,我躲进小世界后,他竟然没派遣手下追杀我。”天魔奎弗暗想着,“亏我还布置了诸多后手,甚至布阵,我死都会拖着这一个世界的凡俗一起死。杀死我,就是杀死一个世界的凡俗生灵。就是媲美大能的天仙们也得掂量掂量吧。”
天魔奎弗也是被逼的没法子。
为了活命,他只能如此。
他背后的始祖‘波迦老祖’也因为得罪秦云太狠,也根本不敢出黑暗魔渊!和天魔奎弗倒是有些同病相怜,所以也帮了天魔奎弗。
“也罢了。”
“便和这些凡俗生活下去吧,天地灵气再稀薄,我天魔之躯也能撑很久。”天魔奎弗暗道,“实在不行,就陷入沉睡。沉睡久些,说不定等我醒来……我魔道一方就出一位了不得的存在,能斗过那秦剑仙了。不过这个秦云也太强了,按照始祖说了,一己之力横扫一群大能者,在三界都无敌了,我竟然能得罪这么厉害的大能。”
生活在全是凡俗的小世界,天魔奎弗很多时间都是在回忆。
回忆过去,回忆和那位秦剑仙的争锋。
“嗯?”
天魔奎弗忽然脸色一变,“什么,小世界天道变了?”
冥冥中他就感应到了一道消息。
从此刻起!
小世界,天仙天魔层次都无法真身进入!就像过去大能者真身无法进入小世界,如今天魔天仙都进不了小世界。
元神三重天……就是小世界内生灵的极限了。
“呼。”
一股波动笼罩了天魔奎弗。
嗖!
强行飞升!
在这一刻,整个三界所有小世界内的天魔天仙们,全部强行排斥出去,强行飞升!
天魔们全部飞升进黑暗魔渊!天仙菩萨天龙大巫等等则是飞升进入大世界。
“不,我不能回去。”天魔奎弗急了。
可他又如何能违逆天道?
就是道祖佛祖,面对三界天道的强行排斥,都得乖乖离去。
“呼。”
天魔奎弗只感觉周围虚空变幻,眼前场景清晰时,周围弥漫着浓郁的魔道气息,如此浓郁,整个三界只有一个地方——黑暗魔渊。
“我回到黑暗魔渊了?我没法进入小世界了?”天魔奎弗露出绝望色。
他始祖波迦老祖好歹是顶尖大能者,仅仅凭借普通的因果联系,秦云还做不到隔空杀死黑暗魔渊波迦老祖。
可杀天魔奎弗?
双方因果如此之深,凭此因果线,还真是一个念头的事。
……
当天魔奎弗惶恐不安时。
天界雷啸山。
秦云正陪着妻子伊萧喝着茶,吃着点心。
“玉罗在梅花山修行,还收了三个弟子。”伊萧说道,“我询问过,玉罗她有开宗立派的想法。”
“开宗立派?”秦云笑道,“也是好事,玉罗天资极高,积累也颇深,可一直无法悟出大道,就是欠缺一丝机缘。多折腾也是好事。”
一位媲美大能的强者,在天界都是有资格建立一座大宗派的。
“嗯?”伊萧微微皱眉,抬头看天。
“天道已变。”秦云也抬头看天,微微皱眉,“天仙层次,真身都无法进入小世界了?”
伊萧也感应到冥冥中的讯息,点头道:“依我看,这是天道在保护小世界。小世界的凡俗无数,天仙天魔们若是不顾一切,不惜性命,是能掀起灭世浩劫的。天仙天魔们真身无法进入……最多元神境在小世界内,威胁相对就小多了。元神境胆敢屠戮凡俗,单单罪孽缠身,就会三灾九难立即降临,令他们毙命。”
“嗯。”秦云点头,“元神境破坏有限!天道的确是在庇护小世界。”
随即秦云露出笑容:“对了,我们有一个仇敌,叫奎弗,你记得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伊萧无奈道,“当初我们一家人因为他,差点永远无法再相见。”
“嗯,我早就发誓要杀他。”秦云说道,“只是他狡猾的很,早就逃进小世界,还布置重重阵法时刻准备拖着那一座小世界无数生灵一起死。我就没急着动手。如今天道变化,将他给送进了黑暗魔渊,这三界之变,天都来助我。”
“对,他是天魔,他如今进不了小世界了。”伊萧眼睛一亮。
“便送他一程。”
秦云遥遥一划。
一道剑光透过自身和天魔奎弗的因果线,传递进黑暗魔渊,直接传递进天魔奎弗体内。
……
天魔奎弗还在黑暗魔渊中惶恐的很。
“这么多年,这秦剑仙都没派遣手下去小世界对付我,会不会已经忘了我了?”天魔奎弗抱着侥幸心理,“我和他那般大仇恨,他若是真忘了我,可真是够慈悲心肠的。只是他嫉恶如仇,不不不……如今的我,他可能没放在眼里,早忘了。”
正在他种种念头浮现时,他忽然‘看’到了,‘看’到了一道剑光遥遥斩来。
“他真动手了。”天魔奎弗明悟。
跟着——
“噗。”
天魔奎弗无声无息身体湮灭,消散在这片虚空中。
秦云嫉恶如仇,有大仇更是必报。
“奎弗死了?”黑暗魔渊中的波迦老祖感应到奎弗的因果消失,暗暗惊惧,“奎弗回到黑暗魔渊,就立即被杀。看来我得更小心了。”
三界之变,刚好持续了一年便结束,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秦云、后羿并肩站在半空中,看着天界苍茫大地。
“三界之变一开始你就闭关,这刚结束你就出关。”秦云笑道,“之前和祝融波旬他们一战,想要找你都没法子。”
“有你就足够了,不是连祝融都死在你手里了,还有七位大道圆满都被你所杀,我出手也做不到这般。”后羿笑道。
秦云说道:“你如果在,那烛龙估计逃不掉。”
“不动手,一切难说。”后羿说道,“不管如何,目的是达到了,三界如今也算和平。”
秦云微微点头。
后羿又道:“这次三界之变,我仔细参悟这一年,感悟颇多。如今三界也颇为平静……我准备过些时日,就服用启灵果,开始长期闭关。”
“服用启灵果?”秦云一惊。
“希望能借此机会,突破到天道境。”后羿说道,“不过这一步很难。”
秦云笑道:“后羿兄,你悟出天道境后,元神法力千万别急着突破!我俩还能再去时空潮汐闯闯。”
“我对时空潮汐也很好奇。”后羿点头道,“道祖佛祖他们如今在混沌中闯荡,我俩可以联手在时空潮汐中多探查,可以接触更多异界修行者,知道更多秘密。说不定就能帮到道祖他们。”
秦云点头。
师尊他们是在茫茫混沌中探索。
而时空潮汐,是可以迅速接触很多异界修行者。前两次探索时间还是太短暂,接触的异界修行者也不够多。
“呼呼呼~~~”
风凛冽吹在身上。
秦云感受着天界变化,说道:“这次三界之变,天地灵气虽稀薄了,可天界却更稳固了!连大地磁力都更强。”
“天界和大世界,都变得更稳固。大地磁力变强,一些凡俗,若是身体太弱,连走路都会吃力。”后羿也点头道,“不过世界稳固是好事。”
……
秦云和后羿他们俩,观看了天界、诸多大世界,又降临化身去探查一座座小世界。
“所有小世界,天地灵气都稀薄太多。”在一座小世界的石桥上,秦云、后羿他们俩都凝聚出两尊化身,秦云看看自身身体,不由无奈道,“凝聚天地灵气形成化身,如今天地灵气如此稀薄,我这一具化身……已经脆弱的只能发挥出后天极限实力了。连先天境实力都不到。”
“灵气如此稀薄,以后法术、神通,在小世界怕都会断绝传承。”后羿说道,“因为修了法术也没什么用,近战之术将会更普遍。”
“我曾经一梦百年,去过一个世界。”秦云笑道,“那一个世界,就是天地灵气稀薄,武者为主。法术神通都断绝传承。其实之前三界的很多小世界,武者就颇多。以后……怕是整个三界无数小世界都会如此,仙道断绝,武道成为主流。”
后羿也道:“武者得达到极高实力,才能破碎虚空飞升,进入大世界。大世界中,倒是依旧可以修行。”
“能破碎虚空的,都是每个小世界的天赋绝高人物。他们个个进入大世界。”秦云说道,“以后的大世界,才是真正汇聚一座疆域的修行天才。不像之前,很多天仙都是留在小世界。”
“小世界为根基!进入大世界、天界才能求长生,争斗也更激烈。”后羿赞许道,“有意思,三界的变化倒是有些意思。”
“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到底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将来就知道了。”秦云说道。
忽然远处,有两道身影在逃窜,后面有六道身影在追着。
“魔头,休逃。”
“你们逃不掉。”
后面边追边喝道。
很快,那六道身影便追上了,包围住了前面那二人。
前面二人一男一女,女子护持着男子,惊慌看着四周连道:“张师兄,还有诸位英雄,还请饶过我俩。我夫君他已经脱离魔宗,再也不为恶了。你们就给我们夫妻俩一个机会吧。”
“黄师妹,你和魔头勾搭在一起,师父早已宣布将你逐出师门。你现在若是知错悔过,将这魔头杀了,我们还能饶你性命。若是死不悔改……哼哼,和魔道勾结,同样该死。”一位男子手持利剑怒喝道。
“嘿嘿,要杀我?要杀我,你们也得死掉一半。”那魔宗男子眼中泛起红光。
“除魔卫道,当是我正道中人该做之事,杀!”
“杀。”
那六人立即行动。
“住手,住手啊。”那女子也施展剑术尽量保护夫君,一边尽量阻止双方。
而在不远处石桥上。
秦云、后羿都看着这幕。
“如今天仙无法真身进入小世界,这无数小世界内的道魔之争,是永远无法停歇了。”秦云慨叹道,“无数小世界,仙路断绝,武道兴起。可道魔之争数万年的仇怨,在凡俗的武者宗派中也会继续下去。”
“这就是新的三界!”后羿笑道,“你只能接受。”
“哈哈。”秦云也笑了,“对,新的三界!”
……
(全书完!)
飞剑问道这本小说结束了。
番茄觉得,三界故事很完整了,叙说了秦剑仙成长的故事,一位嫉恶如仇的剑仙,也是三界第一位长生的散仙。
如果要说遗憾,番茄仔细想了想,在家乡世界的时候,秦剑仙‘斩妖除魔’的故事写的少了,比如‘红尘剑仙’那一段,秦云行走天下寻找妻子,期间斩妖除魔等等。番茄也是春秋笔法一笔带过,应该写细一点。番茄曾经想过……
在写到秦云成散仙,杀死灭星大魔头,拯救家乡大世界后,就大结局。
因为那样,斩妖除魔、情感、执念等等番茄最想要写的就写完了。后来还是怕被骂!怕被骂烂尾!写完三界故事番茄真觉得足够了。
飞剑,有满意,也有遗憾的地方吧。
番茄好好积累,好好准备下一本小说吧。
新书计划在三个多月后,8月21号正式上传!
让我们8月21号再见,番茄会用心去准备新书的。
最后——
祝大家五一节日快乐!
番茄
5月1日凌晨。
后记,许多年以后
秦剑仙斩祝融,横扫众魔头,已过去了很久很久,久远的都成了三界中的传说。
一条官道上。
有六骑正在前行,三位中年男子以及三名少年男女。
“我能进入裂天剑派吗?”
少年‘柳奇’心思浮动。
他父亲柳千山,是白河县‘七鹰堡’的七鹰之一。当初和另外六位师兄弟,都是裂天剑派的外门弟子。七位同门感情深厚,联手建立七鹰堡,定居在白河县。‘白河七鹰’的名气也颇大。
“裂天剑派,统领着整个江南道十八府,是天下间顶尖的大宗派。”少年柳奇想着,“裂天剑派的内门弟子,有些是宗派高层子弟从小栽培,有些是从外门弟子中筛选。真正初选,就直接进入内门弟子的,却少的很。如今我东相府,只有十个内门弟子名额,我能进去吗?”
“前面就到了。”
骑马的一位断臂男子腰间佩剑,开口道,“江南道十八府,每府只有十位内门弟子名额。我们七个师兄弟在外门煎熬多年,都没能入内门,就只能看你们小一辈了。”
“给我们争口气。”另一名儒雅男子也说道。
“是。”
柳奇以及另外一少年、少女都连应道。
七鹰堡年轻一辈从小刻苦修炼,他们三个更是较优秀的。
……
裂天剑派,东相府分部。
今天,大群的父母长辈们带着子女们前来,敢来进行初选,都是有些基础的。要么是豪门富商,要么就是裂天剑派弟子的后辈,都是从小栽培。
“我事先说清楚,只有修炼基础内功的才能拜入我裂天剑派。若是修行其他内功,速速离去。”一位青衫老者看着数千名少年男女,周围一片安静。
“好,今年的筛选考核,第一关。”
青衫老者指向后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一炷香内,从山脚徒手爬上山顶。”
“今年的第一关是这个?”在远处的众多父母长辈们都心头一紧。
……
众多少年男女们在陡峭山壁上,迅速攀爬。
他们个个有内力在身,又懂轻功法门,攀爬都颇快。可一炷香时间太短了,而且攀爬时还会有诸多变故发生。比如其他人故意踩碎石头,石头飞溅周围。
“啊。”经常有少年少女坠落,也立即有裂天剑派弟子飞起接住他们,可如此都是被淘汰了。
……
“通过第一关的,有一百二十六位,你们若是愿意,都可拜入我裂天剑派,成为外门弟子。”青衫老者微笑看着一众少年少女们说道,柳奇也站在其中,而他的两位同伴却都失败了。柳奇回头看了眼,看到了远处栏杆外人群中的父亲以及叔伯们。
“爹,大伯,三叔。”柳奇一眼看到了自家长辈。
“小奇,好好拼一把。”三位长辈都激动期待看着,他们身旁那一对少年少女却有些红了眼。
柳奇微微点头,跟着眼中满是斗志。
……
“都盘膝坐下,开始运转内功法门,以最快速度吸收天地灵气。”
“柳奇,天资,乙下!”
……
“你们一个个来,施展基础剑术。”
“王童,剑术,乙中。”
“柳奇,剑术,甲下。”
……
“都去歇息,明天一早开始,进行擂台比试。”
“柳奇,实战:甲中。”
……
经过两天的筛选。
通过第一关的那一百二十六位少年少女们,也有了排名。
“柳奇,排名第十七。”柳奇看着红榜上的排名,沉默了。
“李师伯,我家小奇论剑术论实战都名列甲等,都能排前三了!和我家小奇相当的那两位,一位是府主家公子,一位也是东相剑圣家的三公子。我家小奇能和他们相当,这剑术悟性算得上极高吧?就不能破例?”柳千山在青衫老人面前乞求。
“千山啊,不是我不帮你,这是宗派规矩。你家儿子,吸收天地灵气只能算是寻常,是乙下的资质。而这次最优秀的是‘甲中’的资质,吸收天地灵气就是你儿子的五倍!人家修炼内功十年,抵得上你儿子修炼内功五十年。”青衫老人说道,“剑术是重要,可内力才是根本,内力差太远,这怎么行呢?”
“可我儿今年才十四,就有如此剑术了,不值得栽培?”柳千山连道。
“才十四而已!明年后年,你儿子都能再来比试。”青衫老人笑道,“说不定明年后年,你儿子就能排在前十,直接入内门了。”
柳千山沉默。
他们七鹰,在白河县算是一方豪雄。可在整个江南道十八府……他们只能算是三流了。
柳奇站在远处,默默看着父亲和那位李护法争辩。
……
返回途中,柳奇有些沉默。
“小奇,整个东相府,你都能排在第十七。这次前十位都进了裂天剑派的内门。那么明年再来比试,你一定能进前十。”断臂男子却笑声朗朗。
柳奇没吭声。
“明年?很多都是修行到十五岁、十六岁,快到年龄界限才来比试。明年会有新的对手吧。”柳奇默默道,“可我的资质却不会变,依旧是乙下。”
“争口气,明年你会比今年更强,一定能进前十。”柳千山也说道。
“是,爹。”柳奇应道。
柳千山他们三位师兄弟彼此交流下眼神,却都颇有压力。
“小奇他剑术已经入了甲等,到了如此境界,想要再前进一步都很艰难。明年后年,能入内门吗?”柳千山默默道,“入了内门,才能习得真正厉害的法门。否则在这天下间,终究只是二流三流的江湖人罢了。”
……
一书铺处。
少年柳奇非常熟悉的来到了这一处书铺,翻看着话本小说。每次修行觉得心累,他都会来这里找些话本小说看,沉浸在话本小说中他便会忘却那些疲惫。
“小奇,看你这样子,没能成为裂天剑派内门弟子?”书铺内有一位摇着蒲扇,躺在竹椅上的店老板,“哈哈,让我老秦料中了吧。”
柳奇瞥了眼那店老板,没理会。
“早说了,你还小,去也是白去,可你不听,这不,白忙活一场。”店老板忍不住又道,“要我说,你十六岁去,必中。”
“秦大爷,你能少说几句吗?”柳奇无奈道。
“来来来,和我说说,这次是怎么输的?”店老板好奇追问。
“告诉我,我来指点你一二,说不定你下次就能赢了。”
“哎哎哎……你这小子,怎么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真是一个闷葫芦!”
柳奇终于忍不住看向店老板:“秦大爷,我是吸收天地灵气慢,天资乙下!你说说,你怎么指点我?”
“这个有点难。”店老板摸着白胡子,“不过你秦大爷我如果想想办法,也不是不能啊。”
“能改变天资的,那都是传说中的天地奇珍,秦大爷,你就别开玩笑了。”柳奇撇嘴,他家也是武林家族,从小耳濡目染还是很清楚一些常识的。
“哼哼,谁说一定得要天地奇珍?”
秦大爷一瞪眼,从怀里翻出一本书册,扔到柳奇面前,“看,这本剑术是你秦大爷多年前偶然得到,只要完全练成,不但能习就一身厉害的剑术,还能脱胎换骨。”
“多年前得到?可它看起来很新啊,我还能闻到墨香呢。”柳奇好奇拿起书册,书册封面没有字,翻看后,“这剑术……嗯?”
柳奇原本没在意,可一看,却不由沉浸进去。
他缓缓翻看着。
年仅十四岁,基础剑术就被被评为‘甲下’,也是入了甲等,他在剑术上自然很有天赋,很快发现这剑术的不凡之处。
“这剑术。”许久后,柳奇抬头看向店老板,只觉得平常话痨的‘秦大爷’那般的神秘。
“怎么样?厉害吧?”秦大爷眉毛一掀,“你秦大爷我当初可是一手剑术,横扫天下无敌手。这拿出的剑术岂能差?好吧好吧,这是我几年前偶然救了一江湖人,那江湖人手写的这一本剑术秘籍给我,我一个老头子拿了又没用,给你了。”
“秦大爷,你可能不懂,这的确是一门极厉害的剑术。”柳奇将剑术书册递回去,“我不能要。”
“说给你就给你了,我老秦给出的东西,绝不会收回。”秦大爷摆手道,“行了行了,别一副感动样子,你秦大爷在东相府孤苦伶仃一人,你没事多来陪我唠唠嗑就是了。”
柳奇忽然心底一酸。
这位秦大爷,都白发苍苍了,却孤苦伶仃一人,的确可怜。
“秦大爷,我会来多陪陪你的。”柳奇连说道。
“嗯。”秦大爷躺在竹椅上,悠然摇着蒲扇,心中想着,“这三界,武道的确越加兴旺了,如今都诞生出第一位武道金仙了。”

最新章节